日本第一間手沖咖啡CAFE DE L’AMBRE 琥珀咖啡(銀座)

琥珀咖啡 カフェ・ド・ランブル (CAFE DE L’AMBRE) ★★★★★
地址:東京都中央区銀座8-10-15 SBM BLDG 1F
電話:03-3571-1551
營業時間:週一~週六 12:00~22:00(L.O.21:30) 週日  12:00~19:00(L.O.18:30)
交通: 新橋駅から408m

要說這趟日本旅程最為期待的,那肯定是位於銀座的一間老牌咖啡館–琥珀

銀座貴為東京都內高級商業區的代表區域之一,被稱為東京的大人街。

高房林立,眾多名牌店家進駐,縱使已不再是東京都新興地區,卻滿是奢華氛圍。

我去過淺草,去過新宿、涉谷、原宿這些年輕人常去的地方

或許是年紀不到,或許是沒那種經歷,銀座我一直都未能好好體會

沒想到一間咖啡館卻讓我如此魂牽夢縈甚至明明幾週後就將踏上前往歐洲的旅程

還硬是要花個錢,買個機票前去拜訪。

銀座有幾家老牌咖啡館在我造訪之前就先做過記號

在琥珀附近的百年老店Café Paulista是現役最長的咖啡館,但要說到咖啡圈內最多人推崇的

那肯定是東京第一家咖啡專賣的琥珀咖啡/CAFE DE L’AMBRE

琥珀咖啡從1948年開業至今近七十個年頭,樸素的藏在大人街小巷內

或許是日本人內斂的風格,許多有意思的店家都沒有鋪張的外在

多的是安分的守在巷內.不須大肆宣揚,自會有口耳相傳前來一探的饕客

“在銀座,不論店面多麽偏僻,或是招牌一點都不顯眼都沒關係

只要是有品質的好店,客人依舊會找上門來。”–店主人關口一朗如此自信地說道。

年過一百,被稱為日本咖啡大師,現役最年長的咖啡職人–關口一郎(上圖上)

這四個字在日本響亮的名字如同握壽司界的小野二郎那般神聖不可侵犯

是比琥珀這兩個字更動人的存在。

關口一郎是理工背景出身的,戰後原本從事電影器材相關行業

但卻因從學生時代就專研咖啡的功力,讓不少客戶上門時都對關口先生的咖啡傾心

也順勢的在公司收起來後便開起了咖啡館琥珀,在那個年代還是唯一的咖啡專門店。

縱使目前把店內經營交給晚生後輩,關口一郎仍舊會在店裡陪著他走過一甲子的另一個家

時常出現在門旁的烘豆室內歇息,我相信他是深愛著咖啡的,才能把一生都交給咖啡

連步伐都顯得沈重卻依舊能挺起身子烘豆.白髮蒼顏

上壽之人毅力可不是晚生後輩年輕一代能比擬的啊。

年代久遠的咖啡館其獨特的老舊情懷已經不是新興咖啡店所能比擬的了

現在新開幕的咖啡館少有這麼陰暗的光線,鮮紅的沙發椅,小卻典雅的桌椅

老派情懷對於我來說反而更是新鮮事。

這些元素都是我在歐洲一些老咖啡館才能看見的,想想日本在二十世紀早期洋化得徹底

咖啡館多少也受其影響吧,而曾經受到日本統治的台灣也多少有點影子

無怪乎一些老咖啡店總是走著這種風格。

在琥珀,或許是身處不同世代關係,總覺得見到眾多不屬於我這年紀該出現的玩意兒

我尤其對那能用扣環扣起的冰箱,看過去富有質感且形狀罕見的橘黃色磨豆機

以及冰箱上頭的鴨母秤(老秤)感到興趣

看著吧台總是能非常快速的量測豆子的重量

用勺子挖個一兩瓢至秤上的小竹簍,只要一看擺動幅度一如往常,便迅速的拿起

整個過程不過三秒,比一般咖啡師用電子秤快上個不少,無疑的是長年累積的經驗才能做到如此精準

精準的在我看過的幾把內都未曾再補上豆子或是挖出豆子。

菜單 MENU

或許是眾多遊客前往琥珀朝聖,老派店家竟有英文菜單。

而且咖啡師的英文也說得很棒,無須擔心語言是個障礙。

琥珀的咖啡分成調和與單品,最出名的就是琥珀女王(Queen amber)與陳年豆了

這種陳年咖啡豆需要放在溼度和溫度一定的環境,在這講求快速的時代,十分不易。

琥珀咖啡內最為貴重的豆子,年份甚至高達40年。

點了杯陳年摩卡(mocha),菜單上頭的97我想應該是1997年的豆子吧,放了二十年了。

陳年豆並非滯銷的老豆子,通常陳年豆會包著咖啡的內果皮下去做熟成

既然熟成牛有更好的風味,那控制得宜的熟成豆應該也是很棒!

不過做這陳年豆這塊地咖啡師真的非常少!這也是關口一郎與其他人不一樣之處

而且為了這些老豆,特地自己研發磨豆機去除細粉(用上離心力將細粉甩出)

還指定要用法蘭絨濾布做沖煮,捨棄了老咖啡店常有的虹吸式煮法。

我對於琥珀的沖煮方式也非常好奇,說是特地為了陳年豆而設計的

除了老派常見的法蘭絨濾布外,利用非常少的水量去做多次灌注

類似點滴的灌注方法所帶來的就是高萃取的濃郁口感

而一手持濾布一手持鮮紅KALITA鶴嘴壺,那種高強度的專注力是會感染整個空間的

咖啡師每注一次我就看一次,瘦小的身形卻有這無比強大的精神力,那種全神貫注是看了會上癮的。

這杯摩卡,小小一杯,看過去不超過100c.c.,口感滑順的驚人,油脂飽滿,口感扎實

如同奶油那般在嘴裡化開,酸感柔和的滑向口腔內,與時下流行的鮮明酸甜感咖啡相去甚遠

但這簡單卻飽滿的風味卻顯得生命力十足,不知道是陳年豆的威力還是沖煮方式所帶來的漂亮口感

真後悔沒有買上個幾包陳年豆回家品嚐。

琥珀女王,在台灣的咖啡師總是敦促我來琥珀定要點這杯女王

我一直很好奇他們所說的未曾見過的味道是什麼?

許多第一次造訪的饕客也多會點上個如此尊貴美麗的高腳杯飲品。

女王的誕生無比的華麗,糖與咖啡的結合,再予與冰庫內快速轉動的冰鎮

最後在從冰箱冰鎮過的高腳杯沿小心翼翼倒入無糖煉乳。

女王的加冕禮總是帶點浮誇奢華,如此高傲姿態是其他飲品無法比擬。

琥珀女王與我愛喝的愛爾蘭咖啡如此相似

但華麗的女王與溫柔又堅毅,紳士般的愛爾蘭咖啡不同

這是杯特調冰飲品,滑順的煉乳拉著甜感濃郁的咖啡

我有點好奇這咖啡基底是什麼才能與這麼甜的甜感做如此豔麗的結合

這不是彆扭的味道,是奔放且自豪的甜香

而披在咖啡上頭那層煉乳就是扮演著最美麗的外衣,讓女王能毫不猶豫地展現其風采。

在琥珀裡,有太多的故事可以分享了,不管是店主人關口一郎,陳年豆,特調飲品

亦或者只不過是抽著煙的來客,超過一甲子如此有魅力的咖啡館難以尋找

縱使口味不再是時下流行,但其對於咖啡的堅持,仍舊完美的詮釋了日本“職人”的精神

若是前往日本喝咖啡,琥珀真的不能放過。

“Coffee only, own roast, hand drip”

後記:

由於關口伯伯難得在店內(聽說在店內時間是隨機的)

特地問了一下能否與關口先生拍照,老先生很堅持要在好光線下拍照

所以就算身體年邁,步履闌珊,仍舊走到門口與我合照

我想這就是所謂職人的堅持吧,連拍照也不放過啊!!

“因為是你而我願意相信曾經的荒涼都能夠忘記,此情綿綿,天地終要深鎖我們成為偕老的琥珀”

 

文章、圖片來源(http://leosheng.tw/cafe-de-lambre/)


Le Brewlife 樂步咖啡

@lebrewlife 

https://www.lebrewlife.co/

享有折扣 CLOSE
已加入購物車
已更新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